普京大帝:俄罗斯帝国的现代墨索里尼

摘要: 两人都不是天性残忍之人,也非理想主义者

12-20 13:54 王陶陶 首页 政经参考资料

来源:王陶陶(wtt1316606212),作者:王陶陶


俄罗斯总统普京6日说,他将参加定于2018年3月举行的新一届俄罗斯总统选举。  

普京现年64岁,2000年出任俄罗斯总统,2004年连任。因俄罗斯宪法规定同一人不能担任总统超过两个连续任期,普京2008年没有参加总统选举,而是出任政府总理。同年底,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通过宪法修正案,将总统任期由4年延长至6年,从2012年新当选总统开始适用。2012年3月,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


普京像谁?是像野心勃勃、胆大包天的希特勒?还是像老谋深算、残酷无情的斯大林?尽管西方媒体往往将普京与这两者相比较,但事实上,普京与他们差距甚远。

说起来,普京无疑更像当年的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两人都不是天性残忍之人,也非理想主义者,作为新旧交替的时代产物,他们的共同点比任何人都要多(这恐怕就是墨索里尼的崇拜者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如此喜欢普京的原因)

1、他们都是靠平定动乱上台的,墨索里尼消灭了意大利的布尔什维克叛乱,稳定了动荡的意大利;普京则扫荡了车臣穆斯林叛乱,稳定了混乱的俄罗斯;

2、他们都曾因抵挡威胁基督教文明的意识形态而被西方右翼保守主义者视为雄才大略的英雄。与普京一样,二战之前的墨索里尼曾经一度是西方右翼保守主义者眼里的狮心王,丘吉尔、莫里斯、法里汉克斯都曾激情洋溢地赞美墨索里尼,称其为抵挡共产主义的中流砥柱;同样,普京平定了车臣穆斯林的叛乱,也由此受到了勒庞、欧尔班、特朗普等人的赞誉,称其为基督教文明的战士;

“像其他很多人一样,我无法不着迷于墨索里尼温和朴素的举止和面对无数负担与危难时泰然自若的风度,其次,任何人都能看出他考虑的是意大利人民的持久利益,如他所理解的那样,而且毫无私心杂念。如果我是一个意大利人,我相信我会全身心地、从始至终地加入你们胜利的斗争中,反对列宁主义的兽欲和狂怒……”

——温斯顿丘吉尔1927年罗马

“目前为止他在打击IS,我完全支持。相比现在,我想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合作。”

——特朗普2016

2、他们的执政时间都很长。墨索里尼从1922年到1943年统治着意大利;普京则从2000年执政俄罗斯至今;

3、与希特勒不同(希特勒认为只有私营企业才有创造性和效率,但需加强福利以防止革命),墨索里尼和普京都热衷于通过国有方式管理经济,两国的经济也都以腐败、无能和低效著称。

4、他们的外交也同样具有相似性,都缺乏清晰的长远目标和真正的勇气,试图以投机取巧的方式介入被西方忽略的边缘区域,追求国家的短期荣耀,并以此强化个人政治形象,最终却恶化了国家的外交环境。

墨索里尼为了树立意大利强大的国家形象,先后干涉或者入侵了西方视为鸡肋的埃塞俄比亚、西班牙和阿尔巴尼亚,这不但使得意大利的军备和国库濒临枯竭,更让西方与意大利的关系急剧恶劣,最终意大利的外交完全丧失了回旋空间,不得不捆在希特勒的战车上走向灭亡;

由于埃塞俄比亚极其贫困落后,且人口众多,意大利在征服埃塞俄比亚之后,不得不花大笔资金发展这个国家,结果意大利因此国困民穷,以致于意大利外长齐亚诺叹道,“不是意大利征服了埃塞俄比亚,而是埃塞俄比亚征服了意大利”

普京大帝为了树立俄罗斯重新强大的国家形象,先后干涉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叙利亚,这损耗了俄罗斯本已捉襟见肘的财政,同时也恶化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使得俄罗斯的外交进一步失去了欧亚平衡的回旋空间,陷入东西交困的境地。

与墨索里尼一样,普京的外交仅在于一时的蝇头小利和短期的政治荣耀,他并没有真正的外交目标,也不敢从事真正的冒险,所谓的外交仅仅是增强其权力基础的工具。

这决定了他们的外交必然是摇摆、逐利的,也难以确保国家的长远利益。1936年之前,墨索里尼尝试与英法合作遏制德国,1936年之后则为了埃塞俄比亚和西班牙事务与英法交恶,甚至与宿敌德国合作;2008年普京之前尝试与西方交好,2012年之后,因为西方不满其重新参加总统选举而与西方交恶,这直接激发了随后的冲突。

总之,外交战场中的他们从来不是一心恢复德意志人帝国的希特勒,也不是为了推动全球共馋主义事业老谋深算、按部就班、等待时机的斯大林。

墨索里尼会见西班牙军人政权头领佛朗哥,西班牙内战期间,墨索里尼不惜代价地帮助后者,此次干涉,让意大利财政军备消耗一空,与英法的关系急速恶化,但却为意大利领袖赢得了大国强人的美名

普京会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叙利亚内战期间,普京不惜代价帮助后者,干涉严重消耗了俄罗斯脆弱的财政,也让俄罗斯与西方、逊尼派世界关系急剧恶化,同时也巩固了普京世界强人的称号

5、他们都通过建立个人全能形象的方式,来吸引支持者的崇拜,从而建立自身的权力基础;相形之下,希特勒与斯大林的权力,则构建在渗透全国各阶层的强大政治组织和意识形态之上。

普京喜欢露上身肌肉,墨索里尼同样如此。左边普京钓鱼秀肌肉,右边墨索里尼滑雪秀肌肉

普京与墨索里尼都善于通过媒体摆拍,塑造自己强健体魄的形象

在意大利的媒体插画下,墨索里尼是一位勇猛尚武的军人骑手,在俄罗斯媒体的插画下,普京同样如此

墨索里尼热爱击剑运动,常常摆拍自己击剑运动中击败对手的场面,以此强化自己无所不能的印象;普京则将这种方式用在了柔道上面

在意大利媒体的插画下,墨索里尼是一位聪明的农民,会开拖拉机,会做各种农活;在俄罗斯媒体的插画下,普京大帝则善于在天空翱翔

墨索里尼常常与他的部属手握指挥刀疾行摆拍,以显示自己勇武果决的强人形象;普京大帝则把这个爱好用在了摩托车队上,这是时代的进步



首页 - 政经参考资料 的更多文章: